字典搜网 故事会 人生故事 买来的感情不是爱

买来的感情不是爱

买来的感情不是爱

空巢女人,面临欲望的诱惑

我和丈夫迟鹏程结婚5年了,我是外企的部门经理,丈夫是政府官员,有房有车,日子过得不错。两年前,迟鹏程被调到了几百公里外任职,他想把我也带过去,但我放不下这边的经理位置,所以两个人只好暂时分开。刚开始时丈夫每个周末都会回家,后来他心疼来回的车费,再加上周末经常要加班,就变成了一个多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回一次家。每天下班回家,面对着空屋冷灶,尤其是到了夜里,一个人孤枕难眠,刚刚30岁的我不得不忍受来自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寂寞。

我有个闺蜜叫那薇,是个“不婚族”,但她身边的男人从来没断过。一个周末,我和那薇吃饭,她突然盯着我发黄的脸,打趣道:“你家迟鹏程多久没回家了?我看你快得内分泌失调了!”我尴尬得红了脸:“他不回家,我有什么办法呢?”“这好办,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,叫‘定制情人’,到网上输入你喜欢的男人类型,就会有个真实的情人送过来,保证让你获得从没享受过的浓情蜜意。你喜欢什么样的,我帮你定!”我以为她开玩笑,随口胡诌:“我喜欢英俊、儒雅、体贴的男人,年龄嘛,比我小一些,现在不正流行姐弟恋吗,我也想体验一下小男人的激情!”

我很快忘了这件事,没想到第二天有人敲门,一个20多岁的男人递给我一张名片,他大方地自我介绍说是我的“定制情人”,一定会在各方面都让我满意。怕邻居听到,我恼怒地压低声音:“对不起,那是我朋友开玩笑的,我不需要什么情人!”男人深情款款地看着我:“真的不需要吗?”我“嘭”的一声关上门,抚紧胸口,生怕一颗心跳出来。妈呀,还真有!此后几天,我依旧上下班,一切都没变。但我知道,自从见过那个男人,我的心已经裂开了一道缝儿。我一方面劝自己忠于丈夫,另一方面,又在猜测他会怎样打发孤寂的长夜呢?都说男人是欲望动物,正当壮年的他能抵挡住各种诱惑吗? 想到这里,我的心突然烦躁起来。

夏秋之交时,我感冒高烧,进而引发了肺炎。给迟鹏程打电话,他正在迎接一个重要检查走不开。我又给那薇打电话,那薇正在外地出差。我的泪水突然涌出来了,电话那头的那薇给我出主意:“上次不是帮你定制了个情人吗?打电话让他来照顾你!”此时有个情人多好啊,但一想到深爱的丈夫,我又觉得不能对不起他。我的病情越来越重,高烧39°C时,我终于拨打了名片上的电话,那个叫程刚的男人很快就赶来了。他背我到医院,跑前跑后地缴费,直到医生安排我住院,打点滴,看着我昏睡过去。

我在医院住了三天,程刚就衣不解带地伺候了我三天。出院时,当他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捧到我面前时,我又一次落泪了。自从结婚后,迟鹏程就懒得送花了。程刚细致地给我擦泪:“别哭,我会心疼的。”他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,像在哄一个孩子。我终于下定决心:不出轨,只是浪漫一下。我婉转表示让程刚做我的情人,但他说他早已被别的女人定下了,这几天之所以能来照顾我,是因为那个女人出差了。程刚安慰我:“别着急,我们公司还有很多比我更加优秀的男人,我帮你定一个吧。”这番话从他嘴里如此平静地说出来,我实在接受不了:“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,也不想再继续这种游戏了!”我突然十分想念丈夫在身边的日子。

丈夫背叛,我的沉沦找到借口

11月16日是迟鹏程的生日,我请假赶到他所在的城市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下班一个多小时了,整个楼道静悄悄的,我尽量不让高跟鞋的声音太过突兀。突然,一阵熟悉的爽朗大笑和一个女孩子清脆的笑声从一扇门里传出。迟鹏程正和一个年轻妖娆的女人在屋子里追逐,宽大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大蛋糕,两人互相往对方脸上抹奶油。我浑身颤抖看着这一切,真想进去给他一个耳光,但我终于没这么做。这是办公大楼,丈夫把政治生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我一闹腾,他这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。我连夜坐车回去,到家已是深夜。我抓起冰箱里的半瓶红酒一饮而尽,然后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哭。茶几下的定制情人网站的电话突然映入眼帘,我不假思索地拨了过去,电话居然通了,我立刻大喊:我好难过,就要死了,我要一个男人过来哄我开心,最好现在就过来!那边爽快地答应了,问清地址后,对方告诉我,适合我的情人马上赶到。

果然,一个小时后,一个略微发胖的男人敲开了我的房门。男人一张面瓜脸,一进门就开始喋喋不休地安慰我,还讲了一堆黄段子,我没什么反应,他已经笑得前仰后合。我皱着眉头看着他就像一个蹩脚的小丑,没等他笑完,就指着大门道:“你走,走得远远的,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男人耸耸肩,尴尬地走了。这么一闹,我终于累倒在床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头疼欲裂地对着天花板发呆时,那个网站来电话,对方又给我送来一位情人,这次保证我满意。刚挂上电话,门铃就响了,我懒得开门,可门铃固执地响个不停。我把门一开,看都没看一眼,转身走进卧室接着睡。那男人一边在客厅帮我收拾昨晚我拆的满屋子的毛线,一边说:“你把毛线打乱,就成了这理不清的乱麻,可是你把它团成团,它就会变得温暖可爱,这好比是生活,为什么不尝试静下心来好好清理呢?”他的声音磁性、好听,我烦乱的心渐渐平复下来,他说得也不是没道理,我刚想回话,突然感觉这一切是那么可笑,我怎能忍受一个陌生男人在自己家里一边折腾,一边还发表高论呢?我冷漠地答道,谢谢你,你走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可他帮我收拾好房间,又钻进了厨房,不一会儿,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玉米蛋花粥走进卧室。“吃点儿东西吧,你一定饿了。”此时我正背对着门躺着,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我不吃!”“吃吧,不要那么任性,饿坏了身体就得不偿失了。”我气恼之极:“你凭什么对我喋喋不休!”我猛然转身,却愣住了,这个男人竟然是程刚。他笑了:“没想到吧,我猜你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才打电话的,所以一早就赶来了。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先吃饭吧。”我发现自己的脸竟然红了,程刚温柔地一匙一匙喂我吃饭,我才想起,从昨天早晨到现在,我什么东西也没吃。

那天,我和程刚靠在床上各抱一个枕头,我哭诉丈夫的外遇,心里的苦闷,还有我在单位的烦心事。程刚则静静听着,偶尔劝慰我几句。后来,我说累了,就倒在他怀里睡着了。醒来已是黄昏,屋子里窗明几净,我阳台上晾晒着几件刚洗的衣服。程刚不知何时买的新鲜百合花插在花瓶里,屋子一下子变得美丽而温馨。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,程刚说:“我给你放了洗澡水,去洗洗吧。”灯光下,他的眼眸深邃,我的心突然一阵激烈地跳动,这个小男人,为什么如此善解人意?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却能听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自己剧烈的心跳。我期期艾艾地叫了声“程刚”,情不自禁地抱紧他:“程刚,我爱你,从今以后只做我一个人的情人好不好?”程刚用一个长吻堵住我的嘴……

游戏梦醒,买来的感情不是爱

为了把程刚留在身边,我给他买了各种名牌,把他包装得更加英俊潇洒;知道他家境不好,父母在农村,我以他的名义将一大笔钱给他父母汇了过去;我甚至不惜委身于一个客户,只为了让对方答应给程刚找一份高收入的工作。做好这一切,我长长出了口气,现在程刚只是我一个人的情人了。那薇笑我:“瞧你的脸跟少女一样,我说得没错吧,离开了男人的女人,就像离开了阳光的花儿,迟早会枯萎!”

由于丈夫经常不回家,我不用担心我和程刚的事被发现。正当我一头扎进甜蜜的“爱情”时,一天,程刚眉头紧皱地对我说,他父亲生病了,他的新工作也不能再做了,必须马上回老家照顾父亲,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。我抱紧程刚,万般不舍。最后,我取出10万块钱逼他收下。这是我前年炒股赚的,迟鹏程一直不知道,我流着泪抱住程刚:“你走了我会度日如年,我等你尽快回来。”

程刚走了之后,我的生活仿佛一下子被掏空了,我比以前更加寂寞。那薇劝我:“情人又不是只有他一个,就按他的标准再定一个呀。”我苦笑,就算是玩游戏,我也是最认真的那个。那薇摇摇头:“你完了,以后有你受的。”没想到一语成谶,程刚走了一个多月了,手机一直关机,后来号码也被注销了。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就跑到公用电话亭拨打了定制情人网站的电话:“听说你们那里有个叫程刚的,服务很好,我想定下他。”对方告诉我,程刚早已经被别人定了,等他的女人排成了长龙,一个比一个出价高。我无力地挂上电话,原来,一切的柔情蜜意都是假的,亏我还以为找到了真爱,其实不过是花钱玩了场情感游戏。

但我仍存一丝幻想,我实在忘不了他。我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去调查程刚的去向。不久,对方有了消息:程刚离开我之后,立刻被一个身价上亿的女大款包养,根本没回老家。此时,我才如梦初醒。

我大病一场,病好后形销骨立,完全换了一个人。此时,我对爱情、对婚姻都心如死灰,我给丈夫迟鹏程发短信: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我们离婚吧。这次,迟鹏程很快赶回来了,他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,所有的恼怒都被怜惜所代替,他抱住我说:“老婆,什么也别说了,过去的都过去了,都是我的错,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……”我放声大哭:“不,是我错了!”迟鹏程始终没有问我事情的原由,只说了句:“老婆,让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他的宽容让我无地自容。

我交了辞职信,卖掉房子,去了丈夫的城市。我们在那里买了一套两居室,迟鹏程终于不用挤单位宿舍了。搬家那天,他的同事都来帮忙,男男女女十几个。我看到了上次见到的那个女孩儿,女孩儿嘴里叫着“嫂子”,亲昵地挽着我的胳膊说:“好巧啊,我和迟大哥是同一天过生日呢,今年过生日时,同事们还给我们买了生日蛋糕呢。”一个同事打趣道:“还说呢,我们去买酒菜没回来,你俩就把蛋糕上的奶油糟蹋完了……”大家哈哈大笑,我也笑了。迟鹏程和那女孩儿对视一眼,似乎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我有点儿发愣,也许我当时看到的并不是真的,我之所以相信它,不过是为自己投入“定制情人”的游戏找一个理由罢了,是真是假,我已经不想再追究了。晚上,丈夫搂住我,在我耳边低语:“敏,我们要个孩子吧!”我点点头,在心底叹道:我和他分开的时间太久了,我需要重新了解眼前这个男人,重新开始我们的婚姻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字典搜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://mip.zidianso.com/gushihui_49184/
上一篇: 酒坊的狗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
首页
栏目
栏目
栏目
栏目